香港六合彩官官网站 > 恐怖靈異 > 陰婚纏綿,傲嬌鬼神壞壞噠 > 第2744章

香港六合彩127期开什么:第2744章

作者:公子淺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熱門推薦:全方位幻想、修真四萬年、都是地府惹的禍、販妖記、神棍機甲、吞噬星空、美國大地主、陰陽鬼術
一秒記住【書迷樓小說網 香港六合彩官官网站 www.lalnq.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這是柳娃子的肉藤??!”我看著小白已經一只手扯住了藤子,張嘴一咬就滿嘴的血肉。

    心里只恨自己剛才看到那些骨頭時明明已經想到了可能不是元辰夕吞的,卻還不提醒大家。

    “柳娃子?”師公臉色也是一沉,猛的雙手朝前面骨山就是幾道雷光。

    “轟!”

    骨頭在陰河里常年累月,根本不受力,被師公一掌拍下去之后,許多碎骨就朝四周散落開來。

    “小白快回來!”我一想到苗寨里面,柳娃子那種不正常的笑,突然心里就寒得不行。

    我怎么可能想到柳娃子表面上為苗寨好做了苗醫,就能改變他那陰冷的性格。

    “張陽!”

    雷光一停。就見那骨頭堆里慢慢的騰起一個人來,正是那個在苗寨里看著的穿著苗服的柳娃子。

    這幾年里他長了不少,看上去已然是一個壯碩的少年了。

    看著我的眼神里依舊還帶著冷意,對其他人連看都不看,直愣愣的盯著我道:“我說過,我要將你吸得干干凈凈!”

    “呵!呵!”

    柳娃子一出來,那骨頭又是一陣嘩嘩的響。跟著竟然傳來一個女子呵呵的笑聲。

    “田菜花?”王婉柔眉頭一皺,愣愣的看著小白道:“你把她怎么了?”

    “她本來就是我養的!”柳娃子朝旁邊挪了挪,露出了身后的一個人影。

    只見田菜花未著寸縷的躺著無數的骨頭上面,而身下已經紅了一大片了,拖著一條長長干干的外皮。

    “那陰虱是你養的?”王婉柔竟然咬著牙咯咯的作響。

    柳娃子朝我們眨了眨眼的點了點頭,似乎十分滿足的道:“陰虱吸陽氣,又有陰年陰月陰日陰時出生的田菜花的陰氣交融,這陽陰交融之氣對我們養蠱之人可是大補!”

    “你已破了童子身?”苗老漢突然大吼一聲,看著柳娃子道:“你這是?”

    “不行嗎?”柳娃子呵呵笑了笑,腳下的藤子跟靈活一下四處擺動,滿眼鄙視的看著我們道:“反正女人都沒有一個好東西!”

    我腦中突然閃過大松村里,那個悶頭悶腦不停做事的柳娃子,只要有人稍稍說話大聲點,他就急急的跳了起來。

    “呵!呵!”

    田菜花只是在地上呵呵的笑著,雙眼已經沒了神色,似乎笑已經成了本能。

    “你這伢子過于陰損了!”師公看著田菜花的樣子,突然沉喝一聲道:“你在她體內種了陰虱來吸男人的陽氣,然后取走她的元陰也就算了,為什么還要在她體內種蠱?”

    “不要浪費了!”柳娃子瞄了一眼田菜花,輕笑道:“我以前連笑都不會,還要多虧老先生將我留在苗寨里,讓我學會了笑。這笑蠱可是我近幾年里,苦心鉆研出來的!”

    “屁!”師公沉著臉喝了一聲,不好意思的瞄了瞄我。

    我瞄了瞄柳娃子的身后,除了骨頭還是骨頭,心里頓時開始懷疑那后面的石棺里面是不是埋的元辰夕了,如果是的話那柳娃子從哪里下來的?

    想到這里,我忙拉過魏燕的手,示意讓她站在我前面,然手輕聲的道:“去開石棺!放出黑蛇!”

    魏燕想回頭來看我,我忙一把將她推開,猛的扯開脖子上的陰龍就朝柳娃子甩了過去。

    “陰龍!我早就想會會了!”柳娃子呵呵一笑,腳下在藤子突然一閃,無數的帶著熒光的柳條竟然從藤子下面閃了出來。

    “真是你!”看著那些藤子我心里就明白了,這蠱洞里根本就沒有元辰夕,從頭到尾都是這個柳娃子!

    我瞄了一眼比我更吃驚的師公,招呼著厲蠱直接就沖了過去。

    “呵!呵!”

    可前面白光一閃,田菜花就這樣帶著嬰兒般的笑,如光潔得如同嬰兒一般的站在我面前。

    “讓開!”我左手一揮,就想將她撥開。

    至少這個女人回村里見親人時,還是會將那一身惹眼的裝束給換下來,留一個好形象給村里人。

    “呵!”田菜花突然又是一眼,猛的從嘴里吐出一大團東西出來。

    “不好!快退!”

    我正想低頭看那是什么,就聽到遠處苗老漢大喝一聲道:“那東西碰不得!”

    “咔!咔!”

    苗老漢的話音剛剛一落,就見那吐出來的東西咔咔幾聲就破開了,里面爬出無數黃嫩的小蝎子,還帶著黏液一出來就朝四周爬去。

    “吱!”厲蠱吱吱叫了兩聲,展著周邊就朝那些小蝎子爬了過去。

    “嘶!”

    陰龍這會已經被柳娃子的那些藤子給纏得死死的了,蛇信不停的出入在藤子和柳條之中。

    “著!”師公對著柳娃子重重的就是一掌,朝我大喝道:“你們救大黑快走!”

    “一個都出不去了!”柳娃子眼神突然有點發狠,哈哈大笑道:“這陰河就三個入口,一個是蠱洞石棺下面的那一個,第二就是隆回石泉眼,第三個你們怎么都想不到的!而且已經被我給封死了!”

    我看柳娃子笑得如此猖狂,突然想到了那座重修的苗醫吊腳樓,胖妞說田大收回苗寨時想要占那吊腳樓,卻搞得吊腳樓周邊寸草不生卻也沒有得手。

    還有我們第一次來田家寨里,田大收在前面就已經將那吊腳樓燒了,明顯就是找東西!

    “是在苗醫的那個吊腳樓里吧?”我眼神一沉,直直的看著柳娃子道reads;。

    “沒錯!”柳娃子十分直爽的點頭,沉笑道:“我之前就凍好了預制板,我下來之前就讓人將這預制板凍住那入口,而且是五板疊著的喲?大家都不要出去了!”

    “著!”王婉柔猛的抽出她頭上的簪子,對著柳娃子的頭頂就直接插了進去。

    柳娃子身上的藤子一卷就想去擋,可那簪子就好像無物一般直接透過那些藤子插入了柳娃子的腦袋中,只留著一個簪頭在外面。

    “收!”王婉柔接著將折扇一揮,柳娃子的靈體竟然從體內直接飄了出來,似乎還想掙扎,可頭頂上簪子不時的放著點點的銀光,讓他的掙扎都是徒勞。

    “呵!”

    田菜花還在笑,似乎沒心沒肺,而她吐出來的那些東西已經被厲蠱吞得干干凈凈了。

    “砰!”

    柳娃子的靈體完全沒入了王婉柔的折扇之中,身體轟然倒地,那些藤子柳條也瞬間化成了一堆死灰。

    “這?”我愣愣的看著王婉柔伸手招回那只看上去十分普通的木簪,似乎連上面的圖案我都沒有注意過,可這東西竟然這一招就將柳娃子給高定了?

    王婉柔瞄了我一眼,抽出一包紙巾擦了擦然后又簪回頭上道:“這是勾魂鎖!”

    我眨了幾下眼睛,確定王婉柔這一身唐裝有鬼差是從身上掏出一包紙巾擦簪子,怎么想都應該是一塊手帕才是,可她卻這么突兀的用紙巾?

    還有這勾魂鎖是怎么回事?

    為什么所有鬼差的東西,到了王婉柔身上就不對頭了?

    招魂幡變成了折扇,而勾魂鎖變成了一只簪子?

    “不好啦!”這時已經一個人跑到前面去的苗老漢喘著粗氣跑了過來,朝我們擺手道:“不好啦!這陰河的水倒流啦!”

    我還在糾結著王婉柔將鬼差的法器亂用的事情,就聽到苗老漢大吼著這陰河的水倒流了,頓時感覺這老漢不靠譜。

    這河水倒流的事情怎么可能發生嗎?

    可跟著只見苗老漢飛快的朝我們而來,卻不是跑。而是坐在黑蛇的蛇身上。

    “嘶!”

    黑蛇兩個蛇頭遠遠的朝我們吐了下蛇信,然后連扭頭的功夫都沒有,飛快的朝前面游去了。

    我剛才對付田菜花時,還聽著苗老漢提醒我小心的,這會他卻從遠處騎著黑蛇威武的朝前面跑?

    這是離我近還是遠???

    “轟!嘩!”

    黑蛇一跑過去,就聽到后面一陣嘩嘩的響聲,跟著前面的光線突然增強,似乎可以看到有白白的東西朝這邊慢慢涌了過來。

    “快跑??!真的是陰河的水倒流了!”苗老漢被黑蛇馱著,在前面不要命大叫道。

    “快走!”王婉柔突然也是一急,拉著魏燕就往回飄道:“陰河水倒流,這可能是黃泉水!”

    我腦中突然閃過在石泉水下面見到胖妞時,她說苗老漢提過這陰河可能是黃泉水,只是后面大家都忙著其他的事情。倒也沒有人去注意這些事情,聽王婉柔這么肯定的說,我突然感覺這可能是真的。

    “轟!”

    那響聲更大了,我忙拉著還在扯著柳娃子身體的小白就朝回走。

    可一拉小白,就扯動了被小白拉著的柳娃子的身體,卻見兩根很大的藤子從柳娃子的腳下不知道伸到了哪去了。

    那藤子與柳娃子的兩條小腿一般大,而且并不像其他的藤子一樣,柳娃子一死就化成了一堆死灰,反而這會還很有養份的樣子延展到骨頭堆下面不知道哪去了。

    “不要再看了!快走”師公朝我大喝一聲。

    “??!”我剛想指著那藤子給師公看,就感覺腳下猛的一輕,然后身子竟然自己朝前面沖了過去。

    心知師公怕我和小白跑著慢,直接用托運之法托著我們朝前跑。

    “呵!呵!”田菜花還在愣愣的笑著,兩眼無神的看著前方。

    我瞄了她一眼,一咬牙。伸出兩只手就死死的拉著她。

    畢竟也是一條生命吧,雖說看她的樣子也活不了多久了,已經有血崩的狀況了。而且那笑聲不停,氣息也不穩,能活過今天就不錯了。

    “你還管她!”小白抱著我的腿,十分不滿的道:“她反正要死了!”

    “呵!呵!”田菜花似乎都知道小白在說她,還在呵呵的笑著。

    “嘩!”

    身后的水聲越發的響,一道浪花似乎沖到了陰河的壁上面,濺了好幾滴水珠到我身上。

    那水冰冷刺骨,讓我身子打了個寒顫,腦中頓時一片轟鳴,似乎那水里面有什么東西在叫我。

    “姐姐?”小白突然猛的睜眼看著我,愣愣的道:“有人在叫我,你聽到了嗎?”

    我頓時也是一愣,忙去瞄前面的師公,卻見他沒有半點反應。

    心知道不好。只怕這又和那石棺有關系,忙拉著小白道:“不要去管!”

    我話音一落,心底里就傳來了一陣酸酸的感覺,就好像空落落的失去了什么一樣,雙眼跟著就是一酸,一滴眼淚竟然忍不住的掉了下來。

    “陽妹仔!”師公在前面用心催動著五鬼托運之法,這時突然回過頭來看著我道:“你跟這小胖子凝神盡氣……”

    說著說著他就愣了神了。盯著我和小白道:“你們倆哭了?”

    我聽著他的話,猛的就是一愣,忙低頭一看著小白,卻見他水靈靈的雙眼里全是眼淚,可臉上也是吃驚的神色。

    “媽的!”師公突然大吼一聲,朝前面大喝道:“這兩個家伙闖貨了,大家讓開,我盡用力實托運之法,大家先從蠱洞沖出去!”

    “轟!啊……呃??!”

    師公的話音還未落下,后面的水聲里竟然清晰的傳來了喝歌的聲音,跟著無數夾著熒光的柳葉慢慢的從我們旁邊的陰河里飄了出來,圍著我和小白打轉,一點點的融入了我們的身體里。

    “??!”小白看著那柳葉融進去,突然吃驚的大叫。

    這種情況我以前見過一次,在石泉下面那瀑布處,胖妞說半夜有人唱歌,可她卻從來不管。

    我追上去的時候,這些柳葉也是帶著熒光逆流而出,慢慢的融入了一個人形的人身體里面。

    那時我身體也融了不少柳葉,可并沒有多少壞處???

    “著!”

    王婉柔突然從前面回轉過來,對著我和小白就一揮扇子,將那些柳葉揮開道:“你們倆靠里邊,這些柳葉我來擋著!”

    “啊……啊……呃!”那些柳葉的歌聲越唱越大,被王婉柔的折扇一揮,卻只見打了個轉,從上面又開始落了下來。

    “姐姐!我怕!”小白突然猛的抱著我的腿,打著顫道:“我怕!”

    他話音一落,我心底里突然傳來了一陣無邊的恐懼感,那感覺跟我第一次坐海盜船那種失重的感覺一樣。

    好像無邊無際沒有半點可以著力的地方,全身空落落的,只要一個不小心就會粉身碎骨一般。

    “定神!”師公突然朝我們大喝一聲,雙手執著法印就重重的印在我和小白的額頭之上。

    一道清涼閃過,我心底里的那種慌亂剛好一點,就聽到后面王婉柔突然清喝一聲道:“不好!”

    我忙一回頭,就見她的身子直直的朝陰河里落去。

    從認識王婉柔到現在,我就沒有見她吃過虧,這時她身子就跟失去了翅膀的小鳥一樣直落落的往陰河里去,我忙就甩開小白想去接王婉柔。

    “婉柔姐!”魏燕卻比我更快一步,飛身上前接住王婉柔。

    “是那個面具!”王婉柔臉色慘白,瞄了一眼我,又指了指魏燕道:“這面具對魏燕沒有影響!”

    “什么面具?”師公沉喝一聲還想問王婉柔,卻見她已經面色發青暈倒了過去。
加入書簽 (←)上一頁 目錄(回車) 下一頁(→)
本站推薦:道君、販妖記、殺戮沸騰、我的初戀是女鬼、偽魔王、最后一個通靈畫師、最后一個盜墓者、美國大地主、天國游戲、重生之凌駕者
《陰婚纏綿,傲嬌鬼神壞壞噠》章節(正文 第2744章)內容由網友收集并提供,轉載至書迷樓只是為了宣傳陰婚纏綿,傲嬌鬼神壞壞噠讓更多書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如有侵權請 香港六合彩官官网站,我們會盡快處理。
Copyright © 2019 香港六合彩官官网站(香港六合彩官官网站 www.lalnq.icu) All Rights Reserved.